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逾期之后玩失踪你还不知道会有这些后果吧

发布时间:2021-01-07 17:33:44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消费金融行业资讯

有一个段子讲说一个哥们蚂蚁花呗还不起,急得不行。过了几天,云淡风轻,原来是把支付宝给卸载了。

虽然是个段子,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傻萌的贷款客户,以为我只要不接你的电话,把号码换了!直接玩失踪,看你如哪催?

还真不是这样!今天小编就来科普一下。

逾期后果很严重!

在这里我先奉劝你一句,如果想逾期,玩失踪,想当老赖;你可以先看看下面的信息:

现在出门坐火车,坐飞机,坐汽车,住宾馆等等你生活的哪一方面能够离得开你的身份证?只要你出视身份证,分分钟就能够知道哪里这不奇怪吧?

这是之前的老生常谈了,今天给你谈点新鲜的让你体验一下被侦探的感觉:

三大通讯商全面实名制为打击老赖做好基础:

从下个月开始收集未实名制不能打电话,如果手机实名制对于寻找你的足迹就是想不想的问题了!现在你应该没有哪一天能够离得开网络吧?出门坐车要用打车软件,找不到路要用地图软件,吃饭要用外卖软件只要有你的手机号,通过网络技术想获得你的地址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在催收在我们日常的催收中现在还形成了一下特殊催收方式:

1.黑客前哨

作为现在专注催收还专门延生 了一个行业,就是利用网络黑客的方式寻找老赖的地址,给你看个小故事:

黑客小邢,给自己注册了一个“私家侦探”的网名,混迹在各大催收群中。

这个90后的年轻小伙,每个月靠给人提供催收数据,月入十万。

“我这叫信息修复”。小邢用一个高级的词汇,包装自己的业务,说白了,就是利用“社工库”和一些黑客手段,对人进行隐私信息获取。

所谓的社工库,是大量外泄的用户隐私数据集合地,也是黑客常用的“数据共享库”。

只要客户提供欠债人的电话号码、姓名、身份证号,小邢就可以查到对方新换的电话、住址、公司,并可以实时定位。“价格很美丽,只需要几百元”。

实时定位,这个听起来像只在科幻电影才会出现的镜头,小邢却轻易可以做到。

他做了一个演示,拿到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很快就能知道对方的位置,甚至行动轨迹。

小邢的操作逻辑是,只要拿着用户数据,去社工库“滚一轮”,很有可能就知道对方常用的用户名和密码,登陆一些可以获取定位的应用,就能知道对方位置。

他通常用于获取对方定位和地址的应用,多为生活类应用,如饿了么、美团等。

在各大催收群中,众多类似的工作室招揽生意,会根据获取信息量的多少,收费300到800元不等。

这个是不是听着感觉很可怕?其实,在现在的互联网世界里面,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在裸奔!现在想调查你的背景,你的真实情况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情!

知道了你的情况催收是一个多么容易的事情,难道你就为了几万块而生活受到更多的干扰吗?

2.电催

所有的催收业务,通常分为两个部分完成。

从温柔到高压,就是一场心理攻防战。

第一个阶段,就是电话提醒,行话叫“电催”。

最开始会温柔的发一条短信,提醒“用户逾期”,如果依然未还,就会电话提醒。

战争开始打响。

“我一天会给同一个客户打20个电话,反复提醒,如果他不接电话,或挂断,我会持续打”,林程是一家P2P公司的电催专员,他们有一整套的“话术手册”,应对客户的各种推诿和拒绝。

然而,如果温柔催收无效后,高压手段就开始出现。

前几天腾讯新闻就为大家讲述了一个因前同事欠款被“呼死你”一个多月!

你想逾期这是否有准备接受这些的准备呢?

3.暴力施压

电催失败,催收便进入到第二个阶段:上门催收。

高额欠款者,成了暴力催收的抢食之物。

“5万之下的催收,通常催收员上门正规操作,就有可能催回;而5万之上的市场,则被各地的黑社会垄断”,李晓炜称。

通常,到了需要上门催收的地步,一般都是逾期3个月以上,经过多轮“电催”清洗的单子。

也就是说,剩下的都是最难啃的骨头。

大部分的公司都将这些坏账放弃,愿意支付高额的“提成返佣”,多少有点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理。

行业通常的做法是,要回来多少钱,就可从中提成50%,有些甚至高达90%。

如果按照最低的5万来算,一个单子至少可得2万多。

这个价位,已足以让一些人铤而走险。

李晓炜带着催收员正常上门催收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欠款人家门口被各种血红的大字涂满:“还钱”、“杀”,甚至一些“不堪入目的脏字”。

还有一些行业中一些极端的做法:直接将欠款人拖上面包车,带到一个偏远的地方或小宾馆,“不打电话叫人来送钱,就不放他回去”。

而有一些平台,专门给这种难啃的骨头“找消化渠道”。

他们进入各大催收群或催收论坛,去收购这些难啃的不良资产,再分发给各个地方的“地头蛇”。

4.艾滋催债队

在极高提成的利诱下,还有一些更加极端的手段也开始出现。

日前引起公愤的“裸条”事件,就是其中一种。

色情还不是最为极端的手段,一群艾滋病组成的催债队,已将业务发展到大江南北。

有一个专业的艾滋病催收团队,名下有100多人的催收人员。

他的队员,都是艾滋病人,并由他一手调教。

他还特别训练了一支几十人的娘子军,她们的年纪都是四五十岁左右,他叫她们“嫂子”。不论什么场合,“只要看见我的食指竖起来,这是一个暗号,她们就立马上去挠人”。

他们的催收标准是“不杀人放火、不触犯法律”。

久经沙场后,已总结出完整一套独特的“催债方法”。

前几年,湖南一个大老板欠了巨额欠款,他带领十几个队员闯入老板办公室,亮出小红本,其威慑力,“比啥证都好使”,所有的人像避瘟疫一样缩到一边。

实际上,小红本是艾滋病医疗救治办公室发给患者的,相当于艾滋病人的“身份证明”。

队员们往办公室里安静一坐,拉出“欠债还钱”的横幅,就如一个毒气场,所有人绕道而行。

最开始,保安还会上来驱赶。队员们作势,卷卷袖子。保安就不敢再往前一步。“就算他们再忠心,也不会为了老板命都不要”,陈田红说,“这就是一场心理战,我们在这里一坐,所有人的心理压力一点点增加”。

有些队员还会不定期“佯装”发病,在地上打滚干呕,口吐白沫,“周围的人吓得脸色惨白”。

他们几乎成了大老板的“贴身人”。老板上车,他们一前一后站在车头车尾,车纹丝难动;老板走路,他们就一左一右紧夹两侧,微笑有礼却打骂不走。

大老板避瘟疫般逃到外地出差,几天后他下飞机回来,却看到陈田红已带了两个队员来“接机”了。陈田红迎上去,嬉皮笑脸说:“老板,我们来接您了,您辛苦了。”

他很享受地看到,老板眼角耷拉、嘴角抽搐。

他们几乎断言,没有两天他们就可以收工了——这种表情他看过太多,这是思想高压已达到顶峰时的面部扭曲。

果不其然,两天后,他们每个人拿着两三千的佣金,坐火车返乡。

最后奉劝大家一句,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别动哪些歪脑筋啦!

南京皮肤病研究需要预约吗_南京加重牛皮癣的外界因素

重庆银屑病治疗医院哪个更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癫风中西医治疗 患者要选择合适的方法

南京皮肤病研究院_白癜风到底会传染人吗 怎样治疗白癜风

上海正规的做人流医院

治疗外阴瘙痒的洗液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