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习李正在打老虎股市里有人却为虎作伥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7:26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习李正在打老虎 股市里有人却为虎作伥

点击阅读>>>沙黾农最新观点  习李新政正在打老虎,有人却为虎作伥。  国务院发布“新国九条”重点保护中小投资者,而“新版IPO”却背道而驰。  俺老沙该说的都说了,别人不敢写的俺也写了。  “死多头”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人微言轻的一介书生已经尽力了。  我一边在歇息,一边静观市场走向。  ---------------------  IPO重启当避风险转嫁  2014年的日历刚刚翻过,停滞了一年多的A股IPO就扑面而来了。2013年底,证监会以超常规的速度向11家公司发出了新股发行批文,其中有一家是堪称西部煤业“巨无霸”的陕西煤业,其募集资金预计在170亿元以上。接到批文的公司自然不会拖拉,已有两家公司决定于1月8日进行网上申购。证监会去年宣布重启IPO时曾预计1月下旬的重启时间已经提前到了1月上旬,而更多企业的IPO则将在1月中旬展开。  其实,就目前A股表现看,并不是企业IPO的有利时机。A股市场长期低迷,不仅使其投资功能受到了很大破坏,而且其融资功能也几近停歇,IPO在2012年年底的停下,虽然是由证监会行使了其“看得见的手”,但更重要的还是市场这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但是,此次IPO重启,却并不是市场调节的结果,而是行政部门的推动起了重要作用。管理部门之所以急于重启IPO,其原因之一可能与目前资金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出现的问题有关。  进入2014年后,我国宏观经济的基本面并不很乐观。国内资金市场的流动性偏紧持续地对银行和企业构成压力,央行在去年最后一天召开的货币政策委员会季度例会,也只是表示将保持适度流动性。去年年中和年底,商业银行发生了两次流动性紧俏事件,这种状况很可能在今年会成为常态。中央政府由于担心放松银根引发通货膨胀卷土重来,已放弃了大规模放宽货币政策的可能性,这就决定了在整个2014年度资金面偏紧的情况将继续存在,而这不仅会对资本市场发生影响,很可能也会波及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和信托风险。  在既往由政府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地方政府发债用于投资项目成为一种常态,特别是在前几年为抗击国际金融危机肆虐而扩张的投资中,地方政府债更是急剧上升。审计署上月底发布的《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显示,2014年到期而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占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的21.89%,达23826.39万亿元。2015~2016年地方债务到期比重则分别为17.06%和11.58%,未来3年需偿还近一半,偿债压力不可谓不大。但是,在资金面偏紧的情况下,地方政府的财税收入很难增加,前几年背负的这些债务无疑是重压。为此,发改委已经开出允许地方政府发新债偿旧债的口子,但依赖这样的路径,只会使地方政府的债务越滚越大。因此,更有可能的是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走资产证券化的路径,将这些债务打包成可以上市的资产,从而将地方政府的债务危机转嫁到资本市场。  从去年6月流动性紧俏事件以后,我国资金利率开始了整体抬升,并延伸到国债市场,使其利率出现抬升。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无论是向银行进行间接融资还是继续发债,都将承受非常高的成本。但是,政府债问题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很有可能导致房地产风险、地方债务风险、信托风险、小型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的多面爆发。因此,将政府债务证券化,对地方政府来说,无疑具有很大诱惑。但这需要资本市场配合,而IPO长期停滞则对此形成了直接干扰。显而易见,管理部门之所以在市场基本面并不利于IPO重启的情况下,出动“看得见的手”打开重启之门,并不是受到了那些等待过会申请企业的压力,更重要的是,面对整个资金市场以及宏观经济潜在的风险,资本市场必须承担起它的责任。  A股在其发展过程中,政府对其的过度利用一直是个未能解决好的问题,导致其市场功能长期处于高度扭曲之中。本轮IPO停滞一年多来,尽管管理层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推出了一系列力度很大的改革举措,但在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上,只停留于对IPO是保留审核制还是改为注册制的争论上,对政府过度利用直接融资导致市场难以承受的问题并未触及。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今后政府对国有资产的监管将改为以管资本为主,有条件的国企要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资本市场显然是一个现成的融资平台。去年底上海推出的国资改革方案中就有这样的政策选项,它将成为今年各地陆续推出的国资改革的一个母本。这些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融资上市后,将使A股市场的生态形成重大转变。对于这股力量的进入,显然不能仅仅站在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研究其利空还是利多,如果运用得好,也许它确实能起到既解决地方政府债务又盘活国有资产的积极作用。(21世纪经济报道)

IPO重启不是股市利空的廉价借口  日前证监会向多家企业发放了发行批文,暂停一年多的IPO重新开闸。回顾以往,A股历史上曾出现过8次IPO暂停,多为在市场低迷时传导呵护之意。本次暂停则主要是推进市场治理与发行制度改革。  中国股市的问题与过度干预的政府及不成熟投资者有关。其实,政府设立股市之初就未厘清“市场”之内核,而更多作为国企融资工具,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地方政府、监管机构及中介机构几乎不受制约,牵制了市场的完善,而投资者在这种“政策市”、“操控市”当中,学会并习惯了投机而非投资,一旦投机过程遭受政策影响或打击,必然抱怨政府并要求救市。因而,不守规则的双方变成了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而市场及普通投资者是最大受害者。  控制IPO节奏长期成为监管部门稳定市场的重要手段,当市场低迷时暂停IPO减少股票供给,缓解股市融资压力。当市场存在泡沫时,则进行大规模IPO或巨额再融资,比如中石油等就是在这个阶段上市。但IPO的主要问题并非是这种人为控制的供给方式,而是这种方式制造了新股“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募资额”现象,给二级市场投资者带来巨大利益损失。  此次IPO重启是在监管机构以市场化、法制化为目标的一系列发行改革大背景下进行的。从2012年10月暂停IPO后,监管部门一方面加强稽查执法,肃清市场环境,另一方面推动新股发行体制市场化,制定新规则。这使得此次IPO暂停不再是为了“市场维稳”,而是要完善市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者特别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这也表明此次重启不仅是市场恢复融资功能,还承担了改革的重任。尤其是最初上市的几家,与此前有什么具体差别及带来什么市场影响,决定改革效果,并产生趋势互动性调整。这将对市场产生长远影响。当然,IPO整顿只是第一步,市场需更大程度地推进市场化与法治化。  在当前利率居高不下及钱荒的市场环境中,中小企业更难获得信贷资源,而努力推动新兴行业的中小企业发展壮大,则是目前中国转型最重要任务之一,重启IPO有利于中小企业低成本融资,有利于中国经济转型。但正因为利率市场化和金融去杠杆导致国内资金利率居高不下,所以,大量中小企业上市可能会冲击小盘股,在过去一年,这类股票出现了泡沫现象。  目前市场普遍担忧,重启IPO会扭转结构性牛市格局,让一部分创业板股票打回原形。但对市场而言,这种波动是一种正常的价值回归,不应担忧股价受到影响就再次要求回到“应控制IPO节奏”的怪圈,每个投资者应为自己的投资负责,不能继续将责任推给政府或政策。目前股市不能正常反映上市公司价值,部分垃圾股仍受投资者追捧,此情此景下,不应质疑IPO导致市场失血,而应考虑为何那么多资金投入到那么多垃圾股上面。中国证券市场充斥着各种“投资术”,均是以投机操作为基础,他们凭空制造出“各种可能”来吸引投资者。  事实上,IPO造成股市失血是一种主动要求政府干预的群体臆想症,影响股市走势的因素众多,包括经济形势、货币政策、产业转型等,但控制IPO节奏是监管机构成本最低也是最容易的干预手段,一旦股市走势不好,投资者们就会集体抱怨应暂停IPO来制造一种利好。为了讨好投资者以便实现市场维稳,监管机构也乐于暂停。  2013年尽管暂停了IPO,但是大规模再融资依然进行,且市场也出现了持续“钱荒”现象,资金大规模流入理财产品,但股市依然出现结构性牛市,创业板创出新高,即使主板及中小板也出现诸多股票翻倍行情。这反映市场高估了IPO带来的利空,他只是一个最廉价的借口。  因此,与其担忧IPO重启会刺破结构性牛市,还不如反省结构性牛市是否合理,是不是泡沫。当然,市场追逐一些符合中国经济转型趋势的新兴产业,而他们恰又都是中小盘股,是有一定合理性。但这种预期还必须与公司价值结合起来,不是新兴行业的“母猪都能飞起来”,IPO重启可能让一部分“假猪”掉到地上。  考虑到中国投资者喜欢从股价涨跌中赚取差价而不是股票分红,那么,无法操控的大盘蓝筹股无疑继续被冷落,而且这些企业也更可能因经济转型而出现亏损。因此说,中小盘股票依然是投资者炒作的重点,这一点不可能因为IPO重启而改变。只有中国证券市场转型到以机构投资者为主,这种炒作文化才可能冲淡。(21世纪经济报道)

IPO新政机会分化 公私募称长期看还是利好  对于以注册制为指向的IPO新政,公私募基金均长期看好。私募基金潇湘资本证券投资总监鲁昀认为,IPO新政保证了市场各方利益充分博弈,“虽然短期内可能对市场有一些影响,但长期看还是利好”。而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基金经理杨德龙亦对IPO新政持积极乐观态度。  IPO暂停一年多后,终于在2013年年末正式开闸,新宝电器、楚天科技等5家公司赶在蛇年倒数第二天拿到一纸久候的发行批文。  本次IPO新政以注册制为指向,其中不乏抑制炒新、探路老股转让缓释超募、强化理赔机制等重磅内容,而新政可能带来的A股市场变化和影响,亦成为市场各方热议的焦点。  在鲁昀看来,IPO新政保证了各利益方在A股这个平台上的充分博弈机会,有利于夯实资本市场基础,让市场更加成熟。  “不过,这也给以后准备上市的公司带来更多新考验,比如拟上市公司要想发更多股票融更多资的话,它的老股东可能就面临老股转让、股权被稀释的风险,那么发还是不发呢?可能有公司会打退堂鼓,使企业上市的积极性受到影响。”鲁昀如是分析。  湖南宽行资本研究总监刘军辉认为IPO新政不会抑制发新股的积极性,反而会促进那些资产质地优良的公司踊跃上市。  他分析,以往很多公司上市后,由于发行价较高加上上市首日爆炒,股价往往一步到位,接下来就是漫漫熊途。而抑制住高发行价后,公司上市后反而可能价值逐步释放,“未来一年内不排除会产生一批资产质地优良、股价平稳上涨的新股公司。”  相较于公私募谋划切分市场蛋糕的热情,作为A股市场参与方的散户们,则更多期待股市更加公平透明。来自长沙的许先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希望IPO新政在强调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的同时,加强对市场强势方非法行为的监管打击。  “市场环境的净化至关重要,比如一些连年业绩不佳或是业绩造假的公司,该退市就退市,该严惩就严惩,决不能姑息。”许先生的话,或为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共同心声。(21世纪经济报道)

ib课程有哪些

培训alevel

alevel培训中心

alevel数学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