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在Facebook身上弄巧成拙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0:41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Facebook闹腾了半载的IPO,最终在上市之初就破发了(发行价38美元,第二天即破发跌至34.03美元),这场号称创科技类公司融资规模之最,史诗般的IPO故事,给了人们一种意想不到的高潮。

华尔街的事后诸葛亮们已经纷纷出动了,开始在这场失败IPO的“尸体”上,寻找彰显其投资智慧的养分。比如投资通讯专家Mark Hulbert就声称,经过各种复杂的计算,13.80美元才是合理的Facebook股价。

不知道Hulbert有没有在做空Facebook上赚到大钱,但显然有太多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在这场破绽百出的IPO中输得底朝天。比如大摩——它曾经因为赢得Facebook首席承销商的资格而自豪,没想到随即就颜面扫地。

在Facebook上市前夕,大摩将其价格区间从28-35美元提高到了35-38美元,最后发行价被定在了38美元。并且,Facebook也发行了太多的股票,就在上市前夕,出售的股票数量被提高了25%,达到4.21亿股。通常,对于抢手的IPO,投资人认购100万股,最后能拿到10万股就不错了。但这一次,许多机构都拿到了他们认购的八成以上的股票,这种瞬间发烫的“山芋”,让最乐观的投资者也忍不住想要抛掉一些。

在第一个失望的交易日,大摩不得不启动“绿鞋机制”来支持Facebook的股价,包括大摩在内的11家华尔街银行被迫买入6300万股,价值23亿美元。可是随后,伴随这支股票价格下跌2%、4%,乃至于10%时,他们最终还是放弃了。

纳斯达克是又一个弄巧成拙的聪明人。这个偏重于技术股的股市,使出了各种花招来讨好扎克伯格,比如为了留住Facebook,甚至主动修改其股票代码规定,给予了Facebook想要的代码“FB”。纳斯达克也曾一度因为力压纽交所,赢得这一重量级IPO而自豪,可是后来,他们自己却惹出了技术故障。交易延迟使投资者们对自己购买的最终价格不明所以,在各种机缘巧合的助燃下,对Facebook价格的疑虑,已经开始沸腾。

为此,纳斯达克首席执行官Bob Greifeld不得不亲自道歉,而他还将面对股票经纪公司发起的诉讼,以及管制机构的调查。

当然,追捧Facebook的投资者,也必须为自己的盲目付出代价。事实上,在Facebook准备进行IPO时,很多迹象就已经表明其中存在蹊跷——5月15日,其发行价被上调至38美元,而原先的指导价区间下限仅为28美元;5月16日,其发行规模增加了5000万股……这些都已表明:内部人士和长期投资者将以尽可能高的价格出售尽可能多的Facebook股份。

而且,Facebook的财务数据也表明,它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家市值近1000亿美元、市盈率约100倍的完美公司——这一市值相当于Google的一半,市盈率是Google的5倍,但Facebook的销售额却只有Google的十分之一,其2012年一季度的收入也下滑了6%,利润下滑12%。

现在,通用汽车已经撤下了在Facebook上投放的广告,因为“没有看到这一广告投资带来的回报”。Facebook自己也承认,将近一半在Facebook上登广告的商家只是把这作为一种尝试。

换句话说,一方面承销商们为IPO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并扩大了IPO规模,提高了发行价格;另一方面Facebook却一直在承认,该公司可能并无特别之处,或者,公司能够支持如此浮夸的估值模式的那种增长已经一去不复返。

高盛集团以及大摩的分析师正是根据这些信息下调了对Facebook的前景预测,有消息称,在一面支持稳定股价的同时,高盛和大摩的其他业务部门正在帮助押注该股票下跌而赚得盆满钵满。

很多散户投资者,现在正计较于这份信息仅仅向大客户披露,导致自己投资受损,而将承销商告上法庭。“但老实说,你是否真的已经无助到如此程度, Facebook的上市过程已经蹿出浓烟和火焰,你真的还需要摩根斯坦利和高盛告诉你着火了吗?”《华尔街日报》如此评论道。

现在看起来,真正赚到钱的,只剩下了扎克伯格以及他的投资人,高盛管理的基金、老虎基金等早期投资人都大幅提高了售股数量。其中,扎克伯格本人以37.58美元/股的价格,套现11亿美元。

大卫·芬奇一定会遗憾《社交网络》过早地上映,现在的这个结局显然会比扎克伯格孤独的特写,更加符合好莱坞的叙事口味。

广州代理记账委托

深圳工作签证批文

注册公司多少钱

广州注册公司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