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没有伊夫的圣罗兰 YSL需要充满活力的设计师女装折扣

发布时间:2019-08-16 19:27:52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9月底,圣罗兰在巴黎发布了2015年春夏女装成衣系列。在彩色灯光和镜面反射下,电子流行迪斯科女歌手Aleide的歌声响起时,T台一下子被黑丝、机车夹克、低领胸衣、迷你裙和领巾所占据,如同1970年代的迪厅派对一般。

对于习惯了优雅高级时装的人们来说这些印着樱桃、星星和鲜花图案的裙子看起来廉价,甚至俗艳。时尚的逻辑一向是模仿上流社会的风格,但在Hedi Slimane这里,一切都截然相反。他用高级时装的手段来表现街头和地下的穿着。毫无疑问,这就是Slimane的世界观:身着巴黎高级时装的洛杉矶摇滚迷。

不久之前,Slimane做出了上任圣罗兰设计总监之后的又一个惊人之举,把YSL的全球最大旗舰店从品牌发源地巴黎搬至了洛杉矶,在那里,经过1年的筹建,他亲自设计打造了最新的三层楼900平方米的Saint Laurent Paris概念门店。那里被装饰成对比鲜明的黑白两色,大理石与混凝土板并置,镜像陈列加上金、银、玻璃质感的家具摆设,很酷很现代。顶楼作为VIP专区,后门还为明星顾客设有秘密通道。

这位1968年出生在巴黎的设计师热爱摇滚、摄影和亚文化,自1996年起就在YSL设计男装,深得品牌创始人YSL本人赏识。之后,他加入了Dior设计男装。

相比Slimane,无论是相对保守的前任Stefano Pilati,还是此前大走性感路线的Tom Ford都没能获得YSL管理层的青睐。与YSL合作长达50年的事业伙伴Pierre Berge甚至直白地表达,“我很高兴Stefano Pilati离开了,正如当年我很高兴Tom Ford离开一样。”

YSL需要一位能给品牌重新注入活力的设计师

2012年6月回归YSL之后,Slimane立即着手品牌重塑,最大的改变包括将成衣系列沿用近50年的名字Yves Saint Laurent变更为Saint Laurent Paris,改变产品包装设计和Logo字体,并把YSL的设计中心从品牌起源地巴黎搬到了西好莱坞。那是整个洛杉矶的娱乐区,遍布着夜店、餐馆和酒吧,电影明星云集,全年无休地举办着各种聚会。

这些举动引起了一片哗然。Facebook上有人警告说新的标志将会“毁掉行业的一份宝贵遗产、一个帝国、一个传奇”。巴黎著名的时尚概念店Colette出品了一款T恤,上面写着“没有伊夫就不是圣罗兰(It ain't Laurent without Yves)”。

随即是对Slimane新设计的批评。他摇滚风格的设计,瘦削的外套、纤细的窄脚裤、尖头皮鞋,并未受到外界好评,2013秋冬系列的“加州垃圾摇滚风”(California Grunge)更被贬损为垃圾货。前任《纽约时报》时装评论人Cathy Horyn称那些亮片短上衣看上去像是Topshop或是二手店里的服装。Slimane为YSL加入了加州摇滚青年焦虑不安的气质,人们开始担心这会将一个原本属于巴黎的高雅品牌,变成美国摇滚青年的街头服装。

但市场并未理会这些时装评论人的意见。Slimane的宽边帽、Ranger靴和皮质吸烟装大受欢迎。像极了极简版爱马仕铂金包的Sac du Jour手袋也成了身份象征。Slimane的第一个春季系列在纽约百货公司Barneys的实际销售率达到了60%,这是一个不错的数字。“皮的骑士夹克、棒球夹克和配饰上线几天就售罄了。”时尚购物网站MATCHESFASHION的男装买手Damien Paul说道。

尽管新的YSL装束看上去像专门为25岁以下的人设计的,但它们在许多年龄大上几十岁的人中也很受欢迎。洛杉矶Maxfield时装店的买手Sarah Stewart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许多中年女性也在买YSL的俏皮裙子,男性则喜欢它合体的夹克。

叛逆的摇滚精神是这位设计师最大的灵感来源。在今年6月的YSL 2015年春夏男装秀上,每个座位上都放了一张说明,上面写着“Psych Rock's New Rising”(精神摇滚的新纪元)。迷幻的灯光、1960年代复兴主义乐队的音乐背景,韩国说唱歌手G-Dragon画着颓废妆在秀场外抽烟,秀场内几位美少年坐在头排做出酗酒姿态。

名人效应是Slimane赢得年轻人市场的重要手段。在亚洲,Slimane与韩国偶像天团Bigbang队长G-Dragon关系良好,后者会在各种场合穿着YSL全套装扮,这使得几款豹纹外套和皮衣皮裤在90后群体中大受追捧。

Slimane还是Bruno Mars等众多音乐明星的合作设计师,他还为滚石乐队主唱兼吉他手Keith Richards设计的滚石50周年巡演行头。他甚至聘请了曾经的夜店经理来管理纽约及洛杉矶的店铺,而店内音乐的播放列表全由Slimane本人拟定。

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受到启发之后,YSL这位“色彩创造者”,在1976年发表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设计款式,有吉普赛、印度、高加索、斯拉夫、土耳其等式样。他让当时的人们确信,时装作品不需要现实,只要表达出印象、幻想和壮观。但如今早已不是圣·罗兰所处的时代。高街品牌和快时尚正以多样的款式和低价冲击着设计师品牌。

YSL预言了这样的时代,“所有的时装只有1年的寿命,都是即时的。”Slimane正是在这样的时代中得到了垂青。YSL和开云集团给了他极大的信任。

“洛杉矶是个重要的文化、音乐、戏剧、数字和技术的试验场,一个对创新非常关键的地方,同时还受到亚洲文化的影响。”YSL CEO Francesca Bellettini对《华尔街日报》说。她认为洛杉矶对于Slimane的创造力而言,不亚于马拉喀什对于YSL的作用。

对于一个发源于巴黎的高级时装品牌,把设计中心和全球最大旗舰店都搬到洛杉矶,看起来似乎很疯狂,但这恰恰代表了某种新趋势。全球时装的注意力中心 正在从巴黎向洛杉矶转移。正如着有多本时装史书籍的Bronwyn Cosgrave所说,“好莱坞是新的T台,女演员将是这些时装的主要模特,Slimane正是沿着正确的方向。YSL不再做高级定制了,它必须变成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体现一种更现代的美学。”

Slimane正大方地贩卖这种现代美学。以前,人们购买奢侈品最看重的就是品牌原产地,礼服要在法国缝制、皮具要在意大利生产。随着全球化对产业链的重新布局,传统的奢侈品消费逻辑被打破了,“法国制造”只要最后一个生产环节留在原产地就算完成任务,而现在,就连最初的创意设计,也已经离开了巴黎,并且人们不再对此遮掩。

Slimane的成衣完美地抓住了现代性—简单、直接。他喜欢把事物表现得年轻粗犷,让高级时装产生了一种街头潮牌的效果。“如果你接受时尚反映时代的观点,就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Slimane令人印象深刻,甚至是有先见之明。”曾经被Slimane拒于秀场门外的Cathy Horyn写道。

大众化的服装曾经是高级时装的对立面,但现在,它们成了彼此的参照物。在今年的秋季系列中,许多设计师和Slimane一样开始表现出这种直截了当的大众化风格,比如Celine的1940年代风格大衣,以及Bottega Veneta的卫衣与半裙的搭配。当然,你可以把它们理解为拥抱商业化或媚俗,但市场永远是检验商业行为的最终标准。

据YSL的母公司开云集团2014上半年财报显示,YSL以28%的增长率打败了集团核心品牌GUCCI及异军突起的Bottega Veneta,成为全集团增速最快的品牌。

对Slimane来说,这是个好消息。这位颠覆传统的设计师终于打破了就任两年以来持续受到的质疑。如时装评论者Tim Blanks所说,“无论他做出什么,都不会再令人震惊了。”

从某个角度而言,Slimane的争议与叛逆,恰恰是对YSL当年表现的回归。他试图把YSL带回它曾经最酷的年代—1965年到1968年。1960年代的巴黎左岸是自由和觉醒的象征。他宣称为品牌更名的灵感正是来自于YSL开设的第一家服装店“左岸圣罗兰”(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为此,他还在左岸重设了YSL高级成衣沙龙和工坊。

从男式黑色光面紧身裤到女式透视纱网胸衣,左岸圣罗兰惊世骇俗的设计在当时都曾让公众感到难堪不已,并受到了其他时装设计师的强烈抨击。然而,谁也不能阻挡它们被那个时代最酷的年轻人奉为经典。和这些相比,Slimane的垃圾摇滚风并不算太令人意外。今天,没有了伊夫的圣罗兰,或许能把好莱坞变成新的左岸。

品牌女装批发

羽绒服折扣女装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