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兰州和常州两市涂料业发展漫谈

发布时间:2021-09-11 01:25:07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兰州和常州两市涂料业发展漫谈

兰州和常州两市涂料业发展漫谈

2005年12月12日

发展轨迹探寻

兰州是甘肃涂料的绝对代表地。涂料业发端于1958年投产的兰州黄河造漆厂,但让兰州在全国界产生影响和拥有地位的,却是化工部的西北油漆厂和涂料工业研究所(曾经合并为一个单位),以及这两个单位所承担过的活动,比如《涂料工业》的出版发行,比如行业技术培训(讲义汇编成《涂料工艺》),比如行业学吉化现场会,比如大多数涂料知名人士在兰州的讲学、会议及工作、生活经历等。我们认为,从1965年到1990年间,可以说是涂料业经历的兰州时期。但这一时期却随着涂料工业研究所的拆分而逐渐远去。

甘肃和江苏的涂料同时起步于1958年。在涂料工业研究所部分从兰州搬迁至常州1987年,江苏涂料产量当时为全国之最,是甘肃的3倍,但甘肃主导企业西北油漆厂产量已经达到1.88万吨(1978年产量已经超过1万吨),常州市油漆厂1万吨(1990年),甘肃当时每亿元GDP对应的涂料产量是远远高于全国水平的。

而现实是,2003年江苏涂料统计产量是甘肃的16倍!在科技部批准国家级“新型特种涂料产业基地”落户常州之际,常州市涂料统计产量为23万吨,约占全国的10%,具备高水平研发和规模化生产的基础,与涂料相关的涂料生产商、原材料与设备供应商、经销商及非商业机构200余家,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涂料产业集群和以科技为先导、产学研带动、差异化发展、产业链完整的国家新型涂料产业化基地。该市发展新型涂料的目标是:2007年完成工业总产值100亿元。实现销售收入95亿元,年均增长20%以上。在2003年12月5日,科技部批准的国家涂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在常州涂料化工研究院成立,这使该院在已经拥有的中国化工学会涂料学会、涂料工业科技情报中心站、全国涂料和颜料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国家涂料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基础上新增加了更为市场化的职能。

南北对比分析

在科研方面,兰州有北方涂料工业研究院,常州有常州涂料化工研究院。兰州自觉地定位于北方(虽然有厦门分院),在名称中没有使用兰州二字,与常州形成明显对比,这是故意放弃还是无意而为?是对兰州地域品牌的忽视还是兰州的吸引力下降所致吗?相对于常州的“南方”,这种布局,兰州在涂料业中的地位明显动摇,失去了独家优势,科研的持续能力似乎也有所动摇。

在涂料出版物方面,居于行业霸主地位的《涂料工业》、(涂料技术)等出版发行地随着拆分搬迁而从兰州移师常州,对兰州涂料的损失更大;兰州新推出的《现代涂料与涂装》立意不错,但仍然难与《涂料工业》一比高低。

在技术扩散与合作转化方面,一个比较片面的对比方法, 综合以上两种因素产生误差的特点都是对小负荷影响并且房间应有足够的空间大就是兰州与常州所在地的涂料企业的数量与规模。技术没有转化为生产力,主导企业的带动示范作用也十分有限,更难以谈得上集群化和规模化发展。只是在涂料所作为西北油漆厂的研究所存在期间及早期,在一些产品上合作并卓有成效,部分催化剂的发明、工程塑料的开发合成为塑料制品加工业的飞速发展创造了条件产品也获得过全国性大奖,但这种合作没有得到继承,墙内开花墙外香。

在市场范围上,兰州仍然以西北地区为主,虽然产品在常州附近工业客户中有销售;但和常州的产品在全国市场以及在兰州的销售相比,显然局限性很大。这种局限和差别短期内难以有大的改观。

在企业主体上,兰州的西北油漆厂以其历史贡献而获得了上市机会,但后续发展却历经波折。兰州黄河造漆厂演变发展到破产的境地,虽然有部分民营企业进入,但规模和影响极其有限,远未形成气候,基本是单打独斗。但常州在原来企业的基础上已经培育和壮大起来一个涂料企业群体,在不同的涂料产品领域发挥作用,显示地位。

在组织和管理上,兰州也就孤单单的几个有限企业,并存在明显的强弱对比,这种情形难以谈得上组织和管理,甘肃省涂料工业协会没有实际运行。在常州,已经形成了涂料企业群体,出现了一批比较有实力和影响的企业,并且明显有专业组织在刻意强化这个群体的整体化或者一体化;比如今年企业集合起来以常州的名义参加广州涂料展就是一个有力地证明,这也更意味着常州涂料企业实现了更为市场化、更为规范和快速的发展。

在地域品牌上,兰州在有意无意地浪费自己已经拥有的地域品牌,比如前面提到的北方院在名称中舍弃“兰州”二字而求大于“北方”,以及西北化工的名称使用。兰州涂料院与北方涂料院、西北化工与西北油漆在名称上的直接性和具体性是一目了然的。形成对比的是,常州在刻意强化自己的涂料优势(当然不限于涂料),如常州涂料院的名称,如企业及品牌集合在常州的名义下统一参加展览,更具备公信力,有利于推广;形成了产地优势。

反思与启示

在思考涂料业的集群发展时,兰州和常州这两个地方的对比尤其显得突出和明显。除客观和明显的地域差别外,同样有涂料技术就近输出支持的优势,但在技术转化和带动企业、产生效益等方面为何却大相径庭?兰州涂料业的优势只有靠国家的计划安排才能获得和维系吗?较低投入和较高收益的涂料为何没有成为投资者的选择,特别是中心投资者?难道兰州只适合大炼油大化工的建设而不能将其产业链继续延伸到涂料并保持和扩大?不断地向外输出而坐视自己优势的丧失吗?

这种对比和结果,从另外一个角度,也佐证了当初搬迁常州决策的正确性,专业涂料研究机构从沈阳搬迁到天津,再搬迁到兰州,再拆分到常州,以及其他涂料研究机构的设立、发展,进而代表和说明了涂料业发展过程中不同阶段及相关的政治经济背景,也说明涂料业的发展从来就不是孤立的。

这种对比的背后,关系到对地域特点、政策环境、投资环境、资本积累与创业、技术人员流动和中小企业发展等相关问题的全面和深层次讨论,这本身是一个被广泛关注的领域。

往事已经成为历史,凭吊伤怀是徒劳无益的,着眼未来才是根本。

在“十一五”规划中,基于兰州涂料业的基础,使得甘肃省将涂料列为重点发展和优先扶持的化工项目;”兰州石化等上游原材料基础也比较充分;兰州振兴装备制造业产业规划的提出和实施,引发对工业涂料消费的现实需求;西部大开发对涂料的需求,也使得中国涂料工业协会提出了“发展西北”的战略思路。兰州,又一次站在了涂料业发展的浪尖上,成为焦点。试问,兰州涂料业发展的破题点在何处?兰州涂料业在兰州石化产业的链条上居于怎样的地位,扮演何种角色?兰州涂料业能不能再创造一个新的辉煌?我们期待着,努力着。

涂料企业有较为明显的区域性布局特点,包括涂料跨国公司也是按区域安排自己的业务和布局的。但类似一些区域内企业甚至涂料业的命运演变,却让我们不得不反思我们自己。

兰州和常州只是个案而已,但对我们正确把握涂料业发展变化,充分认识市场规律,坚持科学发展观,科学引导和规划企业及涂料业的发展,积极的地方应当是普遍的。这也是敢于斗胆对比这两个地方的一个原因吧。

平凉定制西装
平凉定做西装
平凉设计西装
平凉西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