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天然气出口前景被过分夸大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24:36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美天然气出口前景被过分夸大

——专访美国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主任、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高级顾问Gal Luft博士

中国能源报:气候变暖正在加速北极冰盖消融,北极航道雏形已现,您认为未来这条航道会成为新的马六甲海峡吗?它对未来亚洲能源航道的选择会有什么影响?

Gal Luft:首先,北极航道不会在一夜之间开放,这将是很多年后的事,且即便开放,也不会一年12个月都开放。这可能是我们的下一代需要考虑的问题,短期内还看不到它对能源行业的影响。此外,北极冰盖的融化不是线性的,很难预测它会怎样发展。所以我个人觉得,不会对我们现在的能源政策规划有什么影响。

事实上,现在绝大多数国家都无法在北极进行作业,因为他们没有破冰船。我们此前一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俄罗斯在北极有32艘破冰船,而整个七国集团加起来只有13艘;俄罗斯的破冰船当中有6台是核动力的,七国集团一台也没有;另外俄罗斯还有9艘破冰船正在筹建中,七国集团只有3台。因此,除了俄罗斯,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具备在北极作业所必须的破冰能力。

美国不会军事介入伊拉克乱局

中国能源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的军事行动又一次让伊拉克政局变得扑朔迷离,请问您如何看待这场动荡对国际原油市场,乃至地区间能源供应的影响?美国会否军事干预?

Gal Luft:伊拉克乱局对市场的不利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会让市场损失300万桶/天的原油供应,二是如果局势进一步恶化,可能会影响伊拉克未来的原油增产,打击投资热情。在全球所有产油国中,伊拉克未开发石油潜能排名第一,所以包括中国公司在内的一批跨国油企坚持留在动荡的伊拉克,如果伊拉克的石油能力遭到破坏的话,我们未来可能将面临非常严重的能源短缺。

现在尚未出现石油危机,主要是因为美国页岩气的爆发,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它未能让国际原油价格降下来。我认为,现在伊拉克的局势是一场灾难,未来两三年很可能会带来能源短缺。

除了以一些别的特殊方式进行援助,我认为美国不会军事介入伊拉克的局势。在美国,社会已经对干预其他国家事务感到疲惫了,因为很多国家的民众并不感激美国提供的帮助。在伊拉克、阿富汗之后,美国公众已经不愿再经历类似的事情了,除非出现直接的利益威胁,美国的任何一届政府都将很难再找到合适理由,在伊拉克采取军事行动。

油价决定美国能源安全

中国能源报:作为能源能源安全问题专家,您如何定义美国的能源安全观?

Gal Luft:关于能源安全,美国有两大关切,一是电力供应,包括煤、天然气、核能、可再生能源等;二是运输燃料,基本上是靠石油。在电力方面,美国一直是自给自足——我们有很多核电站,还有大量煤炭、天然气,不像欧洲或很多亚洲国家,需要大量进口发电原材料。

但在运输燃料上,美国的对外依赖很强,依赖的不是石油,而是油价。即便100%实现能源自给,美国还是会受到中东局势影响,因为油价。如果石油价格上升,美国经济就会陷入衰退,美国经济衰退了,中国乃至亚洲经济也会受到影响,所以美国的能源安全和石油价格息息相关,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事情。

现在很多美国媒体认为美国的能源问题得到了解决,没必要继续投资中东能源,因为美国的能源将充斥市场。但如果美国的页岩革命难以维系,同时又未投资其他能源产能,美国将面临一场“完美风暴”——很多糟糕的因素叠加在一起,很可能会带来能源危机。这是我现在最担忧的问题,如果美国未在当前世界经济开始复苏的背景下投资能源生产,我们将无法获取所需的能源。

中国能源报:所以您也担心美国页岩产业会出现拐点?

Gal Luft:页岩气是一种全新的能源,有很多不可预知性,在地质、环境、经济等方面都有很多问题需要解答,特别是考虑到北美页岩气可怕的减产率——在36个月内降幅高达80%,这种不确定性更为强烈。目前美国很多页岩气生产商在亏钱,这是我非常担忧的,不可能指望他们在亏钱的同时还能持续保持产量。找到一种新的可利用能源当然是好事,但这些不确定因素很多的能源不应成为当前能源政策的重点,传统的石油、天然气等更为可靠的能源,才是我们应该最先关注的。

美国天然气出口前景被过分夸大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评价中俄上月签署的天然气大单?您如何看待美国的天然气出口前景?

Gal Luft:中国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可能只能满足东北部三、四个省的需求,中国还需要更多气源。因为物流的限制,俄罗斯的天然气不可能到达广东,所以中国需要不同地理位置的天然气来源,来满足不同省份的需求。美国和俄罗斯可以同时进入中国市场——俄罗斯供应中国的东北部,美国从南部,比方说广东,甚至是通过缅甸进入昆明。因为中国太大了,天然气可以有很多入口,这不是一场零和游戏,可能再来一个美国、俄罗斯的出口,才能满足中国的需求,所以我认为不会出现竞争的局面。

另外,我认为美国天然气出口前景被过分夸大了,我不认为美国会大量出口天然气。考虑到价格和基础设施的建设等诸多因素,我认为不会大于600亿立方英尺/天。从地域上来说,美国大部分天然气将出口到欧洲,但从现在已经签订的合同看,欧亚可能是对半分,一半出口到欧洲,一半出口到亚洲。出口到亚洲的部分,我们肯定会选择出价最高的国家,俄罗斯的天然气价格一定比美国低,但如果中国愿意花更高的价钱来买美国的天然气,我们当然愿意。

中国能源报:亚洲正在成为世界能源消费的又一个重心,随之而来的是亚洲溢价日渐突出,您认为应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Gal Luft: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把石油和天然气分开。长期以来,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是挂钩的,就像结婚一样。现在我们在亚洲买天然气,实际上买的就是石油的指数,就好像买水,支付的却是香槟的价格,这并不合理。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节奏不同,如果要建立交易枢纽,也应该是分开的。

宁波制作西装

江苏订制工服

张家口定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