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积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堆积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935年在杭州吴冠中决定一定要学美术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4:13:18 阅读: 来源:堆积门厂家

1935年在杭州 吴冠中决定一定要学美术

的采访,回忆起当年一起去孤山、茅家埠一带写生的情景。

除了是同学,丁天缺和吴冠中还是很要好的朋友,甚至在国立杭州艺专搬迁到了外地之后还保持着紧密的联系。“那时候他考进学校学习的还不是绘画,是读工艺美术系,比我小两个班。我们两个人不仅仅是同学,还算是同乡,老家只相距18里地。”

除了好学之外,吴冠中给丁天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这是个奇怪的人”:“我们画画回来,他会拿着我的画到处给其他人看,帮我做宣传。他还很喜欢写情书,不过是帮其他人写,其他人谈恋爱,他帮忙写,不过好像没有因为他写了情书而促成的。”

离开杭州之后,吴冠中辗转到了重庆,在国立重庆大学当助教的时候,也没忘记到当时的中央大学法文系去旁听法文课程。“当时在美院时我曾经办过法文学习班,他就经常来听。”曾经翻译多部法文著作的丁天缺说:“那对他来说是个十分关键的阶段,因为之后选派留学生的时候,他的法语已经很厉害了。”

丁天缺一到重庆就住到他家里,两人彻夜聊天,说的都是和学校、学生有关的事情,他那时就对艺术教育很有自己的看法了。

在杭州

我看到了前所未见的图画和雕塑

就像婴儿睁眼初见的光景

“1935年,我16岁时在浙江大学附设工业学校读书,暑期军训时认识了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的朱德群,改变了我的命运。他陪我参观艺专后,我大吃一惊。那些老师、同学的作品陈列出来,油画、水墨、素描,哎呀,美的力量太大了!朱德群看我这样,就说:‘你以后要学美术。’可以说我有一种盲目的爱,不顾一切,一定要学美术。”

——2009年,中国美院附中建校80周年,是年90岁高龄的吴冠中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寄语年轻学子。

吴冠中的艺术道路启程于杭州。

1935年,吴冠中考入浙江大学代办的省立工业职业学校机电科,希望既能吃饱肚子,又能实现自己工业救国的梦想。第二年,刚读完一年级的吴冠中,参加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规定的统一军训,与国立杭州艺专的朱德群编在了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

对这次历史性的相遇,朱德群回忆说:“军训时,各学校是混编的。我个子最高,排在第一个,冠中个子最小,排在最后。我出列报告之后,教官让我站在排尾,这就和不相识的冠中站在一起了,有了相识和说话的机会。人真是有缘分的,我们一谈就很投缘。尤其是一起到小酒店去喝上几两花雕老酒,更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我对他进行‘策反’,让他转到杭州艺专来,他果真来了。从此我们课外就在一起,真可谓形影不离。”

浙大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读完一年,全国大学和高中一年级生须利用暑假集中军训三个月。我和国立杭州艺专预科的朱德群被编在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从此朝朝暮暮生活在杭州南星桥军营里,年轻人无话不谈。一个星期天,他带我参观他们艺专。我看到了前所未见的图画和雕塑,强烈遭到异样世界的冲击,也许就像婴儿睁眼初见的光景。我开始面对美,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她捕获许多童贞的俘虏,心甘情愿为她奴役的俘虏。十七岁的我拜倒在她的脚下,一头扑向这神异的美之宇宙,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农家穷孩子,为了日后谋生好不容易考进了浙大高工的电机科。

——摘自吴冠中自传《我负丹青》“误入艺途”一节

吴冠中比喻自己是“野马,不肯归槽,我下决心,甚至拼命,要抛弃机电科,转学入艺专从头开始”。

国立杭州艺专作为中国现代高等美术教育的发祥地,从蔡元培作为教育部长创办该校之初就提出“以美育代宗教”的理想,首任校长林风眠奉行中西融合的办学指导思想,所以在林风眠任校长以及相当长的时间里,国立杭州艺专只有包括油画、国画在内的绘画系。在大学,吴冠中一直偏重学的是油画,他说:“我在杭州艺专开始学艺,很快就爱上了那个西洋疯子梵高,深感其画美而惑人。”多年后,吴冠中这样描述他与油画“相恋”的60年:“60年的婚姻,人间颂扬为白头偕老之金婚。今我白头,然而油画永远色彩鲜艳,更显年轻。”

大棚草莓线虫病的发生及防治金晃冠

芜湖房屋质量检测哪个中心好优选拼板机

天峨小区健身器材厂家换色器